第五章巨剑之门(6/76)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4 00:01   浏览:
正文

“第一帅哥?”滕灵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一遍,回头对了身边两只水牛呵呵一笑“好象你们两只牛都比他帅一点哦!”“这……谢谢小姐夸奖!”傲龙傲海互相看了一眼,垮了张脸十分的郁闷。咱也是堂堂皇家侍卫!怎么可以拿来和这乞丐兼臭屁狂相比。虽说不是很英俊潇洒,但咱横了刀往那一站,好说也有点英雄气概吧?就比他帅那么一点?“啊,这位帅哥,哦,纪颜小兄弟,这样好吗?你带我们见你们家大人,见过后我们可以考虑带你出山去玩。”滕广展开自己最拿手的阳光微笑,想不到这看门的这么难缠,难道也象地方上一样要通报费?不过那十两银子也不算少吧?普通人家可以用一年哩!歪了头看这这四个人好半天,无奈叹了口气“好吧,看起来是不相信我啦!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带你们进屋,随便你们找人好了。”转了身也不理会众人就往远处梅花掩隐中的屋舍走去。四人一声不吭跟着,这梅林里并没有路,跟了这小子左转右转绕了好一会来到一座院子,层层叠叠的怕有上百间屋子。院子并没有门,只是在屋舍前的百丈空地上赫然耸立着冲天巨剑,剑柄是张巨大的石台,一丈方圆,两尺的剑身笔直插向天空,抬头望去,尖头一点没在蔚蓝之中。巨大的剑身上书“天道”浑然古朴二字。众人顿时肃然起敬,看来这里的确是世外高人所居啊。滕广抢上一步,就想跪倒在石台之前行礼,傲龙傲海也连忙跟在身后跪好,突然上面传来奇怪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啊?突然矮下去挖地啊?这里又没有宝贝。”纪颜不知何时纵了上去,也不知道他怎么在那剑的尖头立的脚,蹲的安安稳稳的,正好奇的看着下面几个人“你们不信就自己进去找人吧,完事了叫我。”顿了一顿,看见滕广等人手上还捧了梅花团子,瘪了瘪嘴“那团子不好吃么?怎么还不吃啊?我做的东西师兄们最爱吃了呵……”下面几人互相看了看,这个叫纪颜怎么和那卖汤圆的老头一个德性?难道那怪怪老头果真是他师傅?唉……就算真是师傅,那老头也没丝毫仙气啊……说是痞子那还差不多。滕氏百年前以武立国,所有贵族世家子弟多多少少都曾习武。身在皇家的滕广一身功夫已经能和大内高手一拼。滕灵的功夫虽没什么伤害力,不过一般混混也是无法近的了身。傲龙傲海更是大内一等一高手,只要不是超级怪物,寻常盗贼找上他们简直是寻死。这一路巡游过来,四人真是逍遥快活预测推荐,没一丝危险。只是这里并非寻常之地预测推荐,是天下最神秘的门派预测推荐,传说中武功道法无人可挡,只是谁也没见识过……也许见识过的人都不在这世上了吧。几个人提高戒备往里摸去。诺大的院子静静的,果真没什么人。“救命——”前面滕灵一声尖叫。腾广一惊,连忙迎了上去,“怎么了?”“有老虎!”三人把滕灵护在中间,滕广扬声叫道“小兄弟你在那里不要动,等我们解决了老虎再下来。”“不要动?我已经来了……你叫我吗?”纪颜足尖一点,在屋顶上几个起落,跳到滕广跟前“找完了?你们这么紧张围着干什么?”“这里出老虎了,你一个人住真是危险,还是跟我们出山吧。就算我们信你好啦。”“老虎?”纪颜往前走了一两步,头也不不回“是不是前面第二间房子啊?”一直走了过去,一把推开房门。“喂!小心呀!”滕灵虽看不起这又臭又丑的小子,不过这样进去,被老虎活活吃了倒也与心不忍“哥,救他!”“傲海,你护着小灵,我们走!”带了傲龙急急扑了过去。**********“懒虫,起来!还有你,告诉你们几次了,不要两个一起睡我床上嘛,塌了的话你们赔啊?”只看见纪颜吃力的钻在两只大猫中间,使劲推搡着庞大的身体,一眼看到腾广他们,更是着急“起来啦,真是没礼貌的家伙。你们把人家吓跑了,我就出不了山了啊!以后不理你们了!”一黑一花两只大猫懒懒爬了起来,硕大的脑袋往纪颜腰间蹭噌,献媚的舔了舔纪颜乱糟糟的脑袋“嗷——”转了头朝滕广他们算是打了个招呼。“好了,你们看,这是小黑,这是花花……你们不要怕,他们不伤害人的。”原的他养的老虎,看起来比他还干净。滕灵躲在傲龙身后,探了个脑袋好奇的看着。“花花,小黑,我要出山了!你们高兴吗?不过不能带你们去。你们太能吃, 湖南快乐十分人家养不起你们的。你们帮我守门吧!等我回来哟……”开心地拍拍两个大脑袋,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冲了滕广一笑“等我一下,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网我带点东西就好。”**********把搁在自己肩膀的虎脑袋挪开,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网站走到箱子旁,翻弄着。要带点什么呢?人活着也就是吃穿住行。吃嘛,当然是吃滕广的,穿,恩,带上师叔给做的水蛛衣。上百层细绡层叠的白色纱衣,纪颜随手一握团成拳头大,塞进怀里。箱子里大多数都是大伯伯给的武功连环画,应该不用带了,反正大伯伯说了,武功之道,在于速度……自己虽然讨厌练武,不过这速度应该没人比的上。角落里都是些丸子……本来是给师兄们吃的,哎——最近怎么一个个都跑的没影了,辜负我辛苦做的药丸。自己是百灵之体,自己的血就是最好的灵药呢,刀过无痕,嘿嘿,想流点血怕是很难吧。那么就随便拿点。还要带点什么呢?啊——这个。师傅说出门在外一定要把信号筒带着。红色的一定要马上支援,绿色的平安不用理会,五色一起来的……师傅怎么说来着?一生只能放一次,代表主人即将死去。那放了有什么意义?也罢也罢,这么多的颜色,还是全带了吧。纪颜手一撸,把各种烟花收到小袋子里,别在腰上。“好了,我们走吧。”纪颜啪的一声盖上箱子,立起身站到滕广边上。“老虎是你养的?能不能摸一下?”滕广十分想摸摸那毛茸茸的脑袋。老虎屁股摸不得,这脑袋能摸一摸倒也是以后吹牛的资本啊。“啊,那我也要。”滕灵看了那一黑一花的老虎温顺的粘在纪颜身边,胆子也大了起来。“我怎么养的起,它们这么能吃!倒是它们总是带点东西给我。”纪颜恨恨说着。讲起来天道门有山有田,有产有业。隐隐记得师傅好象说过要带自己吃遍天下。可是从有记忆开始,师傅给自己烧过的饭用手指都能数的出来。要不是自己是个烹调天才,把这月老山上所有能吃的精心料理,早就饿成人干了。没听懂纪颜的意思,预测推荐滕广尝试着伸出手去,尽量放轻柔触摸着黑虎的脑袋。“嗷——”黑虎不耐的一甩头。没咬下去已经客气了。纪颜一手一只抚摩着“花花,小黑,你们回去继续睡好了,也许我会搬张新床,不过你们还是要小心点,不要把我的床搞坏了啊。等我吃遍天下回来做最好吃的给你们。好了,回去吧。”“呜——”两只大猫扑在纪颜肩上,使劲舔了舔他的脏脸,打了个哈欠慢慢走回房间。“看到了吧!你们再不相信的话,就请不到人了!人家有三顾茅庐,我一顾出山已经很有诚意了。这样吧,我带你们看样东西。”纪颜随意用袖子擦了擦沾了老虎口水的脸,示意众人跟着走。不一会,又来到冲天巨剑。苍劲有力的“天道”二字似乎蕴涵着无穷的奥秘,沐浴在阳光下隐隐闪现着玄光。“来……你们看!”带了众人来到冲天剑的背后,上面横的纵的写划了不少字。滕广运足目力仔细分辨,这上面刻的应该都是些名字。白鹤、业机、剑神!霸天……啊!难道这是天道门历代掌门的名字?那是什么?……老癫……不痴……还有这个名字,怎么看都是个猪字!难道也是掌门?“这……”滕广不太肯定,用目光询问着纪颜。“呐,左边,上面点……看到没?”纪颜两眼发光“看到没?纪颜,纪颜两个字。本来我想写宝贝神仙帅哥纪颜的,师傅说没那么多位置给我。都是我们掌门的名字啊!”几个人面面相觑,神仙的世界果然是凡人所不能理解的啊!**********“等等,我们商量一下!”滕灵把准备凑过来的脏脑袋瞪了回去。四个人围了圈小声分析着。应该可以肯定的情况是:1、这里与天道门的传说符合,应是天道门没错!2、这里除了这个叫纪颜的小子外,没别人!3、武功还过的去。4、喜欢做东西吃,不讲卫生,和那老头有的一拼,如果那老头没问题,那么这小子应该就是要找的人。决定了,就带他下山吧。“恩哼!那个什么……你可以过来啦。”滕灵头一侧,一记白眼先丢了过去,朝着纪颜招了招。“纪颜,”滕广把妹妹拉到身后,和颜悦色的对纪颜点了点头“我们相信你,一来如果那老者是你师傅,我们就要仰仗你的帮忙,再来既然你这么想出去见见世面,那我们也不好拦你。多张嘴吃饭而已。不过到了外面一切行动听我指挥!”“哈,跟你见世面?也好,不过我看你的见识也不怎么样,见了我们家花花和小黑紧张成那样。而且连乌梅簪也不认识……不过幸好好认得字。”纪颜撇了嘴看了看这几个人,穿的人模人样,其实并不比自己好多少。“切——要不是我被禁足,那里轮的到你们带我见世面!本人可是聪明绝顶,天生奇才啊。”纪颜一路带了众人往外走一路恨恨的想着。*************纪颜其实有七八年没下过山了。怪就怪10岁那次随师兄到山下见识世面,却被小镇里的人围观,结果世面给别人见了,自己除了看人还是看人,其他什么好玩的都没看到。“以后为公共安全考虑,纪颜你就不要外出了。”当时大家好象是这么说的吧?要是只有师傅一个人这么说自己还能撒了泼赖不听,可除了小花和小黑不会说话不能帮自己投反对票,所有的师兄都赞成把自己留在山里。这世界果然是只有强权,没有真理啊。就只会欺负十岁大的自己。结果自己只能一票反对几十票赞成的被禁止出山,一关就是八年……八年啊……更可恶的就是师傅还把掌门之位传了过来,其理由是反正他纪颜不得到处云游不如作了掌门坐镇天道门,也好让其他人放心。这不,西南小镇上百年难得一见的下雪天,篱江边上应该是热闹非凡了吧,师傅师兄甚至打杂的统统都出去开心了,美其名曰:与民同庆,了解民情。反倒是掌门变成了守门人给一个人扔在山上。这群人看起来傻傻的,身上没点灵气。到底是俗人。那个滕广还蛮亲切的,不过那个粉粉脸的叫滕灵的好象很讨厌自己啊。刚才见到腾灵站在梅林边上,淡黄、粉红和洁白的梅花在她的身后掩映成画,尤其是那娇小的身子围了白狐披肩,乌黑的发上窟了个紫玉的环,更是出脱的俏丽可人。没来由心里竟是欢喜的紧。怎么能让她不讨厌自己呢?以前只要自己对了师兄们献献殷勤,答应他们希奇古怪的要求,就能博得所有人的开心。不知道用这套对付这几个人行是不行。想到这,特意露出夸张的笑来。喜滋滋的对腾广笑了笑,月亮般的眼睛要滴出水一般:“好了,好了,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作。我已经收拾好了,我这就带你们出山!”四人又跟了纪颜在梅林里绕了一会,回到篱湖边上。“你们等我一下,我再取样东西。”纪颜回头对了众人一笑,“你们稍微靠后站站。”“你又耍什么花样啊?”滕广挥手大家往后退了退,自己站在纪颜边上。纪颜也不答话,只是两手朝天,手心向上,仿佛在召唤什么。那篱湖上静静笼罩的雾气和雪花突然如奔腾的云雾一般翻涌起来,湖中心不断闪烁着红光,不及眨眼,一枚圆润的红玉带着庞大的力量挟裹着翻腾的雪花和雾气如暴风雪般扑面而来。“啊——”众人双袖掩面,硬生生顶了如同刺骨的寒气好一会才缓过气。滕灵不由打了个寒战,看了纪颜好端端站在面前若无其事的样子,仔细看了看,他的披风里面居然只有薄薄的单衣。“哎呀,你怎么就穿这么点?不冷么?”滕广不仅有些气愤“你师傅都不给你穿的么?下山我就给你买新衣服!”纪颜接了血玉在手里这才转身对腾广解释:“我武功盖世,怎么会怕冷,你一个平凡的人当然要穿很多了。看这是我的血玉,是我最宝贵的东西,有了它我什么也不怕的。”得意洋洋的放入胸前悬挂的精致镂空的坠子中。“好了,我们走!”纪颜迫不及待的宣布,他的心已经飞到山下去了。“真是的,上得山来连顿饭都不管的么?你们天道门武功盖世就是小气!”傲龙肚子早就饿了。早上吃的那点汤团根本不抵事。“刚才不是给你们吃梅花团子了么?”“那也叫饭?你当我们也和你一样是神仙啊?”滕灵这会已经饿的没什么力气,顿了顿却说道“不过如果是你做的东西,再好吃我也不要!”“纪掌门,我们下山要多少时间啊?”傲龙不仅有些焦急,自己饿着了没关系,要是把公主给饿坏了,几个脑袋都不够砍啊。“快了,从这里到山下很快的。不信你们回头看看。”众人回头看去,平整的石子路已经不见了,可刚刚才走过的啊。几个人惊恐的盯着眼前这来历不名的小子,难不成他是山里的妖怪?“你们那是什么眼神?少见识了吧?不过是个守门阵法而已,你们看不到的路其实就在那里……上次师兄带我下过一次山的,我知道路的。哈哈,你们真好耍啊。”纪颜得意的笑笑。“下过一次山?就一次么?”滕广看了看身后深不可测的山林,又瞅了瞅前面不知延伸到哪里的小路。这小子真是不可靠啊。说不定连方向都搞错!“是啊,我真的下过一次山的,你们放心好了。那次师兄带我到最高级的饭店里点了最好吃的东西给我吃哦。蛋炒饭,我来啦!!!”全然不理会众人不信任的目光,纪颜一马当先朝山下冲去。只是谁都没想到,有人将无法再次踏上这条不起眼的小路……

,,江苏快3投注网址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宁夏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